涉及很多cp,喜欢听冷门男声,二次元,游戏,电影痴。腐女一枚。感觉未来迷茫,可能成为预言者(?)
脑部略微缺氧
不会画画
拖稿势力毫无畏惧

好久不见

召唤屋内一片光芒。
当神乐收起用来遮住光芒的唐伞,看向召唤阵中央时。她看到一个高大的式神站在那里,威严的气息充满了召唤屋。妖刀姬立刻拔出刀挡在神乐面前。
僵持了几分钟,神乐觉得暂时安全,便绕过妖刀姬来到那个式神面前。抬头看着那个式神,是荒。
“欢迎来到我们的家。”神乐微笑着对荒说,荒只是微微点头,然后从神乐的身边走过,来到了屋外。
“诶诶诶!那不是荒大人吗?!”“天啊他居然会来我们寮?!”在屋外玩耍的式神一看到荒,便开始吵闹起来。“……”“怎么了?”神乐在他身后说道,“你有没有看见一只竹妖?”“竹妖……你是指万年竹吗?很抱歉,他现在在和我好友出去打御魂。”“这样吗?”“嗯……你是找他有事吗?你可以和我说说。”荒挥手表示他不想,于是转移话题问:“万年竹的房间在哪里?”“嗯?就在拐角的第三个房间。”“谢谢。”然后离开。
他找到了万年竹的房间,打开,里面不大,墙上还画了一些竹子的图案。他关好门,躺下。闭上眼睛。
他和万年竹,本是隔壁寮内的绝佳组合。但是有一天,他们寮的阴阳师将他们所有式神都返魂了。他和万年竹,也因此断了联系。
有时召唤出他的人有万年竹,但是却不是他的万年竹。自动跳入神龛返魂,就这样一直辗转。他祈祷,这次是他的万年竹。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又拉上了。有人跪坐在荒的身边,荒没有睁眼,以为是神乐。
“……荒?”熟悉的声音使荒猛地睁开双眼,看见万年竹就跪坐旁边,微笑着看着他。“阿竹……”荒有点不敢相信的起身,直接抱住眼前的万年竹。
“荒……怎么……”
“别动。”荒抱的更紧了。
“我想你了。”
“是吗……”万年竹拍拍他的后背,荒便松开他。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人接吻。

在屋外的神乐和花鸟卷一个在疯狂的拍照一个疯狂的画画。

END
∠( ᐛ 」∠)_准备投稿平安京异闻录

emmmmm……占tag抱歉
有谁知道荒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啊😂

花纹症

有ooc抱歉

李平是被痛醒的。
他看了下闹钟,才四点。本想继续睡下,但是后背的疼痛一直刺激他。无可奈何只好离开床。
来到浴室,脱掉上衣,背对着镜子,然后转头,他看见自己的背上从尾骨开始,像带刺藤蔓一样的花纹似乎在缓慢的向上生长,每向上一分,李平感觉到的灼痛就多一分。
自己是有喜欢的人了吗?李平一边穿衣一边想着,背后的灼痛感停止了。他在回房的路上想着自己喜欢的人,蒂娜?不对,虽然之前和她有过一段感情,但后来分了。不知为何,李平的脑海里闪过蛇的身影。他摇摇头,不可能是这家伙。李平虽然不信,但也有点怀疑。他带着疑惑,睡下了。
“靠……”李平第一次说出了脏话,在那天后的一个星期,藤蔓已经蔓延到他的蝴蝶骨上,顺便还长出了几个红色和黑色的花苞。灼痛感在不停加强,他实在撑不住了。
“Hey,李~我亲爱的弟弟,最近过的怎么样?”“嘶……蛇?!你来我家干什么?!”李正躺在床上休息,谁知道他的哥哥蛇直接打开位于他旁边的窗户,跳了进来。“来看看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啊……你生病了?”“废话!是人都会……嘶……”李平感到背后的灼痛感蔓延到了胸前。“你怎么了!让我看看!”“滚!”蛇直接将李平按在床上,使他不能动弹。然后让左手紧紧的抓住李平的两个手腕,右手拿出小刀,划破了李平的衣服。
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李平莫名感觉有种羞耻感,蛇看着他的身体,不禁笑了。“没想到你居然会得花纹症~”
那几个花苞已经蔓延到李平的脖子周围的皮肤上,并开花了。“红色和黑色的蔷薇~”蛇松开手,一边说着一边低头亲吻着李平脖子上的花朵。“嗯……”李平感觉有些尴尬,但是无法推开蛇,只能颤抖着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任由蛇在自己身体的动作。
蛇的玩心大发,他便向上,舔弄李平的耳朵。李平一个激灵,直接将蛇给推开了。“你这个变态!”但是李平感觉到灼痛感消失了。他立刻跑到浴室,看着自己背后的花纹,在一点点消失。“这……难道我喜欢的人,真的是蛇?!”“哦呦~看来弟弟喜欢我呢~”转身,看到蛇正靠在浴室门口。李平让自己先冷静下来,确实,与蒂娜分手后,第一时间想找人倾述不是去找小卡和霍格,而是蛇。之后有什么好事都会第一个想到他,虽然也是第一个排除的。
蛇趁他发愣的时候,一个快步上去将麻醉剂打入李平的身体里,李平双腿发软往后倒,刚好倒在蛇的怀里。“你想干什么?!”“要医疗费啊~”“医疗费是什……”李平瞬间明白了什么,脸变得通红。
“去我家里好好算一下吧~”蛇笑眯眯的说。



END
|・ω・`)差点开车

东京·夜晚

这个城市挤满着各式各样的人,各种大楼上挂着的电子屏幕正推送着各种新闻或者广告。但是没有行人停留观看,都在沉默的走着。
百子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她正在往家的方向走去。脚上穿的黑色木履在马路上发出“咔哒”的声音,淡蓝色的短和服就像蝴蝶一样在人群中穿梭,到了红绿灯前,她也安静的等待着。看着那些奇怪的汽车飞驰过去,绿灯了。
走到一半,她感觉肚子饿了,便走进一家甜品店,甜品店的店长是个半机械人,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用机械化的半张脸对百子微笑。“往常一样。”“好的。”
在等待着甜品的同时,百子拿出手机,手机屏幕立刻发光,屏幕上空,有着一块悬浮的面板,上面正播报着今天的新闻。
“给。”“谢谢。”吃完后,付钱,离开甜品店。
她离她家还有一个夜市,走在夜市的路上,巨大霓虹灯在她的头顶闪耀着鲜艳的光芒,小贩的喊声不断响起。走了大概五分钟,她到了一栋居民楼下。
“咔嗒”打开门,回到了自己的家,虽然有点小,但也不错。
屋外开始下雨了,百子洗好澡,穿好衣服坐在床上,趴在窗台上往下看,雨天使楼下的霓虹灯更为模糊。也有不少雨滴拍打着窗,百子看了眼,躺下,闭上眼睛,开始入睡。

END

月觉了 |・ω・`)
怎么比夜叉穿的还少啊!

“荒川啊……我这里有朋友想要你,你去吗?”
“呵,想要吾?等上一辈子吧!”

一段时间后……

“荒川啊……你再不过去她就要疯了啊……”
“吾等岂是她等凡人得到?”
“荒川……你再不过去今晚寮里吃刺身。”
“好……”

END
无意义的小短文 |・ω・`)写给我家大大的,她想要荒川了,所以写了这篇文给点欧气

假如Haytham是你男朋友。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这个坑 |・ω・`)

早晨八点,当你醒来时,他早已穿好衣服,然后温柔看了你一眼,伸手揉揉你的头,对你说一句“我出门了。”
Haytham是个大忙人,你却是个开着小店的小闲人。当Haytham在工作时,你在看书。你下班时,他还在工作。但是你没有任何怨言,你只是在他背后默默的支持他。有时候,你实在想不明白,Haythem为什么会爱上自己。
夜晚,当他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半了。你见到他回来,就立刻去泡咖啡。“不用了,热水就好。”随后去了书房,“哦……”你将热水倒好,来到书房,Haytham在看书,你将水轻轻的放在桌上,刚想走,“等等。”被他叫住了,“怎么了Haytham?”“过来。”你走过去,他便将你拉进他的怀里。你就坐在了他的膝盖上,你的后背紧贴他的前胸。
“怎么……”“最近太少时间陪你,但是又不能耽误工作,只好这样了。”说完,便开始看书。他的呼吸掠过你的耳朵,你感受着他的心脏跳动,你想动,却怕打扰他。然后,你就睡着了。
Haytham感觉到你睡着了,便轻轻的将你抱起,放到床上,刚想离开时,你却说了句梦话。“Haytham……别走……”Haytham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下在床上的你。便回书房关上灯,抱着你睡觉。







TBC |・ω・`)

东方

有些ooc抱歉

“来自中国的异能力组织?”国木田有些惊讶的说,“对,他们说有些事要委托我们,下午一点就过来了。”“是,社长,我明白了。” 出了社长室,国木田看了眼手册,立刻往上面唰唰唰地写字,然后叫来中岛敦,让他和太宰去买写甜点回来,“诶?为什么突然要买甜点呢?是乱步先生要求买的吗?”“不,下午有客人要来,所以要好好准备一下。”“嗯!我知道了!”“敦君!帮我买些糖果回来。”“我知道了!” 很快,下午到来了,“嗯……离一点还有30秒。”国木田抬手看了下手表,又看看社内情况,没出什么事,连太宰也没有作妖了。国木田松了一口气……但,“乱步先生!那些甜点是给客人的啊!”敦的喊声使国木田一惊,他立刻转头,看见乱步正拿着一块早上买来的甜点正吃着,然后看向桌子,已经少了一半了。“乱步先生!” 就在国木田烦恼时,一点已到,侦探社的窗突然打开然后中央刮起了狂风,将东西吹的一地都是。侦探社的大家都找到东西躲好。过了十秒,风停了,国木田向太宰示意,太宰也点点头。 “独步吟客!烟雾弹!”当国木田要拿起烟雾弹扔到对面时,听见对方说:“这里是武装侦探社吗?我们有委托!”“诶!”侦探社的社员立刻冒出头来 国木田君看了看时间,一点了,那么对方就是……“我们是来自中国的异能力组织,百灵鸟。”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眼镜的男子说道。
“抱歉。”福泽向男子道歉,“道歉的应该是我们!异能力吓到你们了!”男子立刻朝福泽来了个九十度鞠躬,“好吧……说回正事,请问您是?”“我是钱钟书,目前的代理会长。”“代理?”“对,我们的会长,在一个星期前失踪,所以,我想委托你们帮忙找一下。”说着,钱钟书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封信,“寄信的地址是横滨,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里面在严肃的谈论,外面呢,则在……“抱歉,只剩这几个甜点了。”“额……”百灵鸟成员看着桌子上的几个甜点,有点尴尬。此时,百灵鸟的成员中,一位少女扭头看向一位穿着大衣的男子,“冰心……你想干嘛……”“可以用一下你的异能力吗?”冰心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可……”“求你了!”男子无力扶额,“只许用这一次!”“好!朱自清你最好了!”冰心笑吟吟的说,“麻烦把那几个盘子拿过来一下。”“给。”国木田将盘子给他,有点好奇他会做什么,朱自清将手张开,好让他碰到盘子。“匆匆!”他的身边立刻散发出光芒,过了几秒,光芒散去,盘子上出现了之前被乱步吃掉的甜食。“哦哦哦,这个异能力!”大家都很惊叹,“这是我的异能力,【匆匆】可以操控时间,但是我必须碰到物体才可以。”
社长室内,“总之,是想让我们找你们会长是吧。”“是的,我们百灵鸟也会帮忙的。 ”钱钟书微点头说,“那,敢问你们会长叫什么名字。”
“鲁迅。”

TBC
我写了……我写了……我真的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