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 满天星

涉及很多cp,喜欢听冷门男声,二次元,游戏,电影痴。腐女一枚。感觉未来迷茫,可能成为预言者(?)换头像狂魔
脑部略微缺氧
画渣
现任老公是荒
拖稿势力毫无畏惧

再见……查斯特……谢谢你让我发现了林肯公园……

伦敦之遇

最后一篇,感谢大家接受我的任性。

下雨了。
Jacob和Evie在百货商店里挑着零食,为今晚看电影做些准备。“姐,外面貌似下雨了。”“没事,有带雨伞。”挑好,付钱,来到商店门口,准备离开,Jacob从包中拿出简便雨伞,没想到一打开就散架了。“……”双子看了下天空,又看了下散架的雨伞。欲哭无泪。
“那个,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的伞。”这时,一位金发的少年来到他们身边,并将手中的雨伞向他们倾斜。
“没问题吗?”“没问题。”少年笑着摆摆手说。“那伞的问题……”Evie指了指伞,“哦,你们这个早上十点来这里,我会等你们的。”“哦,好,谢谢。”说完,双子便共撑一把雨伞回家。
第二天,双子拿着昨日的雨伞来到商店门口附近,只见那名金发少年已经在那里等候,但是他好像在和什么交谈,当看到双子时,他朝空气摆摆手,然后向双子走来。“谢谢你昨天借我们的雨伞。”“没事。”说着,少年眯起双眼,“怎么了?”“不,没什么,我在想,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午餐,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好的餐厅。”“你是想约我姐吗ahskhuehbdkans……”“没问题。”说着,Evie便带着被她捂住着嘴的Jacob一起和少年去到那家餐厅。
来到了那家餐厅,少年表示要去一趟洗手间。Jacob看到Evie在低头沉思,便问:“Evie,怎么了?”“哦,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位少年很眼熟,很像以前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好像叫亚什么……”“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哦。”
“久等啦,你们点了菜吗?”“还没呢,在等你。”接下来的时光,就是三人一起其乐融融的吃饭,如果忽略Jacob那警惕的眼神的话。
“好啦,感谢招待。”出了餐厅,少年向双子道别,并向双子相反的方向走去,“看来他们不记得我啊,前世记忆会保留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吧。”少年停下抬头,看见太阳从乌云里钻出来,照在他身上,影子不断拉长,最后到了还在原地聊天双子脚下。

END
谢谢大家的宽容大量,最近这几天一直处于想写却写不出来的状态,但是AC×aph在这里正式完结。
最后感谢大家没有打我(◍ ´꒳` ◍)

港口幼儿园23333333
非要数十下才能出去,我都听出芥川的不耐烦了,十下数完立马出温泉。中也为了让芥川好好泡温泉也是煞费苦心啊~

烧烤

日常向

某处森林
只见Connor轻松的跳上一棵大树,树枝很好的遮住了他的身体。Ezio四处观望了一下,发现有个池塘,他立刻找到一根空心的竹管,放到嘴里,潜入水中,再将竹管露出一些在水面上,Arno在稍远的地方发现一个刚好可以藏住他身体的树洞,他小心翼翼进入,不大不小刚刚好。
“这几个家伙藏的还挺隐秘的嘛。”Edward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说道。“这么大片森林,上哪儿找啊?”Haythem无力扶额,“……”Bayek抬手,让停在他肩上休息的鹰起飞,然后自动代入真·鹰眼模式。“西方的树木上有一个。”“好!”Edward扔掉手上的可乐,摩拳擦掌的说:“Haythem,我们去找他们吧?!”“嗯。”他们立刻朝西边出发。
“Shay你能感觉到你家媳妇吗?”“早就感觉到了!”说完,Shay向着东边跑去。“Bayek,还有多远?”“快到了。”待来到目的地,Edward和Haythem认真的观察的每棵树木。最终,Haythem发现有一棵树下不知为何聚集了许多动物。他朝Edward挥挥手,用口型告诉Edward他找到Connor了。
你问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玩捉迷藏游戏呢,要是在半个小时内被抓,那么那天的食物就由躲藏的人承包了。
Connor无奈的从树上爬下来,自己的动物之友的能力太TM坑人了。“Ezio去哪里了?”Connor指指旁边,Edward等人就顺着Connor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一根竹管露出水面。Bayek朝鹰使了个眼色,那只鹰立刻飞向那根竹管,用嘴叼了起来。Ezio立刻冲出水面,生气的朝那只鹰挥拳。“找到Ezio了!”Edward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喊道。
“不是吧你们那么快就被抓了?!”邵云正在手把手教Altair,Jacob和Evie斗地主,看见Ezio他们被抓,不禁觉得惊讶。“Bayek这家伙的能力太犯规了!”Ezio不服的说道。“能力不够就别怨天怨地了。”Jacob调皮的说了一句,“Shay呢?他还没回来吗?”“没有,我们先开始准备食材吧。”Ezio拍拍双手说道。
他们在森林里的一块大草坪上进行烧烤,风和日丽。待到Ezio将第十个玉米棒弄好时,Shay才出现,他身后跟着的是满脸通红,穿着Shay外套的Arno。“怎么那么迟?”“哦,陪Arno玩了一下。”“哦呦~”Ezio明白那个玩是什么了,认真的点点头。
“狂炸!Yes!我赢了!”帐篷里传出邵云兴奋的喊声,Connor便好奇的朝帐篷内查看,他看到Evie,Jacob,Altair,Bayek,Haythem和Edward的脸上贴满了纸条。“噗嗤。”Connor没忍住,笑出声来。“……Connor你过来我也给你贴纸条!”结果Connro满脸是纸条的在Ezio旁边串鱼,把Ezio吓了一跳。
“好啦好啦你们几个,食材和炭火都弄好了。开始烧烤吧!”“好诶!”大家欢呼。
“Altair,这是烤鱼,我来喂你~”“我自己有手!”Ezio失望吃着手上的烤鱼,Altair看着他这样,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言行。便凑到Ezio跟前,咬了一口Ezio刚咬过的鱼。Ezio看到Altair这样,直接鼻血猛喷。“喂喂喂Ezio!”邵云呢,十秒一根玉米棒,“Connor,我们还剩多少玉米棒……”“十八根……”“原来有几根?”“三十五根……”
Bayek和鹰则在一旁默默的吃着烤肉,“不一起吃吗?”Jacob坐到Bayek身边问道。“不了,我比较喜欢和我的鹰一起吃。”Bayek回报一个温暖的笑容给Jacob。远处,Edward已经操刀准备砍Bayek了。
“Evie你别碰那块肉!那是我要给Arno的!”“先到先得!”Connor无语的看着Evie和Shay,肉还有很多啊,为何要争呢?这时,他眼前突然出现一碗肉,顺着手臂的主人的看去,是正视前方的Haythem,“父亲……这……”“你吃不吃,不吃我吃了。”“吃!”看着大快朵颐的Connor,Haythem笑出声来。
“呼,好饱啊……”Edward躺到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嘿!大伙快看那朵云!像不像刺客标志?!”“我觉得更像圣殿标志才对!”“口胡!明明像猫咪!”大家开始为那朵云彩像什么而吵了起来。

另一边
“Alex,吃药。”“不,这点小病难不倒我!”Desmond立刻将药和水塞进Alex口中,“咳咳……你想谋杀亲夫啊?!”“我们明年才结婚好吗……”“咳咳,话说其他人去哪儿了?”“哦,Aiden带Delsin去海边玩了,其他人去野餐了。”“咳咳……”“你还是躺下休息吧。”Desmond在一旁无奈的说到,“咳咳……知道了……”

END
这几天看到Connor的女儿哎嘛实在是太可爱了!!另外刺客信条将动画化,不清楚是原创还是游戏改编。就这样(๑•̀ㅂ•́)و✧

路人视角

我是路人A,我们城市有个专门打击罪犯的正义联盟,今天,我看到正义联盟和罪犯战斗,闪电侠从空中掉落下来时,绿灯侠便会用他的戒指幻化出一张床来接住。上次罪犯把我当人质从飞机上踢下来时,接住我的不是床,而是棒球手套。而且战斗完毕时,我看到绿灯侠凑到闪电侠的耳朵边说了什么,闪电侠就脸红了,就抓起绿灯侠跑走了。到底绿灯侠对闪电侠说了什么?好想知道啊。

听广播剧时笑疯了~\(≧▽≦)/~
太宰专业搞事二十年
蓝色为太宰
绿色为国木田君
和敦的头发一个颜色的是敦

月与星河

Arno看着远处天空慢慢暗淡下去,他开始有些焦虑。是的,他今天撞上了“法国大罢工”,已经有五家酒店罢工不让他入住。Arno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呼出来。“上天啊......”他有些生气的想,“您为什么让我遭遇如此困境!”光是抱怨是没有用的。Arno拿起行李箱,准备找个普通的住户借住一晚。

他来到一栋屋子前,紧张的吞咽口水,抬起手。“咚咚咚”不轻不重的敲了三声。门过了十几秒就打开了。打开的人是一名青年,脸上有一些胡渣,金色的长发随意的用紫色缎带扎起,霎时,Arno就莫名感觉眼前的人特别眼熟。青年一看见他,就立刻上下打量起Arno来。“那个......我是来借宿的.....请问您这里还有空的房间吗?”但青年貌似没听到他的话语,而是仔细的端详Arno的脸。“先生?”“啊啊啊,真抱歉,你长的太像我的一名朋友了。”“那个,不知您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青年回想了一下,笑着说:“当然有,你是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对吧,有空房间。”

青年把他带到一间客房,Arno点头表示感谢后,便将行李箱摆在地上,将换洗衣物拿了出来,准备洗澡。

在洗澡的途中,Arno开始回想那个青年的面貌,貌似大革命时期见过,自己好像和他打过交道,他协助过自己完成过一次任务。但是......Arno想到这里便停下抹沐浴露,没有人会活这么久。

洗完澡,Arno穿着一件浴衣出来,湿哒哒的头发紧紧粘着他的皮肤,Arno甩了甩然后梳好头发,换上睡衣。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是青年,只见他微笑的伸出手,对Arno说:“我想邀请你陪我去一个地方。”Arno点头答应。

Arno跟随着青年来到屋顶,眼前的景象不禁让Arno睁大了眼睛:白色的圆月发出淡淡的白光,而在月亮旁边,有着一条长长的星河。青年如同变戏法一样将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酒杯给拿出来。他打开葡萄酒,给Arno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他们就这样在这种美景下饮着美酒。

“小子,我跟你讲啊。这种美景,我看了无数次。但是呢,那是有一个女孩陪我看的。后来,她去世的了。”说着,青年将酒喝了一口,“之后,我就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这里。她去世了,酒也变得无味,景色也不好看了。过了好久,有一个男孩来陪我喝酒。”Arno一愣,但很快清醒过来。“那,后来那个男孩怎么样了?”青年摇晃着酒杯,说:“他有一段时间没来,再次见到他时,他的眼神里满是伤痛,而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条十字项链,我记得,那条十字项链是他女朋友的。”“嗯。”
青年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房屋,说:“一切都会逝去,没有东西会长久的停留。”Arno看着眼前的人,似乎当初也是有这么个人和他说过这句话。好像是,同一个人。

Arno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么回到客房的,他看了下怀表,早上六点,他将睡衣换成常服。轻轻的拿起行李箱,走出房间,下楼。就看见青年刚把餐刀放在桌子上。“哦,醒了,来吃早餐吧。”“谢谢。”两人一言不发的吃完早餐。Arno起身,站到餐桌旁,对青年鞠躬,“诶诶诶,你这是在干什么?”“谢谢你给予的照顾。”“呵,不用。”

待到Arno远去,青年无力的扶额,说:“为什么上天要让我遇见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呢?”

Arno来到了巴黎圣母院,看着那恢弘的建筑,眼前似乎浮现出当时的场景:一个穿着长袍的刺客与一名普通的绅士坐在圣母院上,看着铺满星星的夜空。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改标题,因为我这个人时不时偏离标题= ̄ω ̄=

刚看完第二季第四集……MD作者你给我出来我们好好谈谈!!织田作之助那么好的人你居然让他死了(╯‵□′)╯︵┻━┻太宰这句“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去你的虐死人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