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坑王一个,
待的圈子较多,
已经在成仙边缘,
阴阳师,刺客信条,全境封锁玩家,
彩六因为一些事不玩了,
别在阴阳师和全境封锁加我,我很害怕。
虽然比较杂食但是有CP洁癖。
太宰治先生的迷妹,是三次元那个。
喜用颜文字⊙ω⊙
总有一天会咖啡因中毒,
还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吸血鬼和猎人

OOC注意
鳕鱼法棍注意
吸血鬼Arno×猎人Shay注意

夜,森林。
Arno抬头仔细嗅着空气中的气味,而在他身边,Shay正在擦拭着自己的猎枪。
“找到了,东边两百米,那个吸血鬼已经开始吸血了。”
“嗯,走吧。”
Shay骑上马,Arno展开背后的蝙蝠翅膀,跟着Shay一起前往目的地。
当他们到达时,看到那个吸血鬼正背对着他们,趴在地上贪婪的吸取着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人类的血液。
“用「强袭」。”
“不不不,用「信任」,我比较喜欢他们一脸震惊的样子。”
“……恶趣味。”
Arno没有反驳他,而是轻轻的打了一下Shay的肩膀,然后收起自己的翅膀,整理衣服,慢慢的走到那个吸血鬼身边。而Shay,则是躲在树后面观察着一切。
还没等Arno开口询问,那个吸血鬼已经迅速转身,似乎在看猎物一样的看着Arno。
“嘿,你好,我叫Arno,我现在很饿,请问可以给我你的食物吗?”
“去死吧你!这是我好不容易猎杀到的!不可能让给你!”说着,那个吸血鬼转身继续吸食着血液。

Arno将手放在背后,将手指摆成交叉的样子。
“「十字」?”
Shay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被黑布包裹严实的东西,直接扔到Arno脚下,幸亏有树叶做铺垫,那个吸血鬼没有听到。
当Arno弯腰要捡起那块东西,他看上去很害怕,但还是捡了起来,拿在手里。
“嘿,先生,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吸血鬼转头,疑惑的问。
“我这里有一块很美丽的宝石,我想用来换取食物。”
“……真的是宝石?”
Arno点头,那个吸血鬼看上去有些犹豫不决,他原地踱步了一会儿,然后不情愿的开口道:“行!换!”说完,他一把夺过Arno手中的东西,背对着Arno开始解开黑布
正在他一层层解开黑布时,殊不知,Arno已经消失不见。当他解开最后一层布时,银色的光芒攻击他的眼睛,让他失去视觉,而他的皮肤开始灼烧,他开始尖叫。
“这是银十字!操!”吸血鬼扔掉十字架,准备逃跑时,却被Shay的枪抵住眉间。
“想去哪?”
Shay按下了扳机。

“搞定。”Arno从树后面出来,看着满身血液和脑浆的Shay,不禁笑出声。“回去好好洗个澡吧。”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Shay拿出手帕将自己脸上的血液脑浆都擦掉。
而Arno想去回收银十字,手指刚触碰到它,Arno就感觉被火烧了一样缩回了手。Shay见到此情此景,立刻上去抓住Arno的手仔细观察起来
“喂,起码拿衣服包着,手没事吧?”“没事。”

当他们回到家中时,Shay先去洗澡,只留下Arno在客厅。Arno闭上眼睛,他的耳边响起刚刚被Shay所杀的吸血鬼的声音。
“骗子!”
随后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
“你明明是我们同胞!为什么要帮猎人猎杀我们?!”
“我那么信任你!你却!你却!”
“下地狱去吧!和你的猎人一起下地狱吧!”……

“Arno?”
Arno睁开双眼,看到了Shay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我没事。”
像是安慰他一样,Arno又笑着说了一遍。
“我没事。”

END

Alex·Murphy(亚历克斯·墨菲)
男,31岁。
黑发蓝瞳。叛变前温和派,叛变后暴力派,喜欢折磨别人。
在暗区有个“清道夫”的名字。
会帮助Luna,如果有其他叛变特工来抢劫回收物他都会直接开枪打断对方的腿,让其无法走动,然后再带到某个隐蔽的角落进行折磨。
没有固定居住的安全屋,都是睡在别人的安全屋。

Yolanda·Cloud(尤兰达·克劳德)
女,26岁
队伍里年龄最小的特工,金发紫瞳,紫色的瞳孔就是她名字的来历。
队伍里的医疗兵,经常喊的一句话是“谁倒了?!”
在一次离开队伍单独行动时被赖克斯帮用麻醉药带走,昏迷前发出了求救信号。
遭受折磨,脸上有淤青,身体上多处有伤口,最后失血过多而死亡。

一觉醒来有三个大佬关注我了???
我去肝套D3冷静冷静……

黑蛇与白兔

就突然之间想写……

诺丝的家里养了两个宠物,一条黑蛇和一只白兔子。
本来诺丝只是想养那条黑蛇,但是店主却说必须也把白兔接走。上次有人来买黑蛇没有将兔子带回去结果当晚就被咬了,幸好是蟒蛇,店主也赔了不少钱。
诺丝觉得多养一只宠物也没事,便将兔子带回家了。
她本以为黑蛇会将兔子吃掉,但是没有。相反,他们还过的很融洽。
诺丝给黑蛇取名为马库斯,白兔取名为康纳。

诺丝发现马库斯很喜欢跟着康纳,康纳蹦哒到哪里他也跟到哪里。就像小狗一样,想到这里,诺丝笑出了声。马库斯吐着信子看着诺丝,看了一会儿后便游走到康纳身边。
诺丝的朋友来到她家时会抱着康纳玩,此时马库斯就会到那个人的脚下直立起身子,看着那人。每当这个时候,诺丝会让她的朋友将康纳放下。诺丝认得那个姿势,是准备攻击状态。

当诺丝将朋友们送走时,发现康纳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当她将康纳摆回他的窝里,马库斯便从游走进窝里,以康纳为中心围成一个圈,像是在保护他一样。


END

Shay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那个在屋顶飞驰的身影了。
他有些担心,想去看看那位高傲的雄鹰怎么样了?但是骑士团的业务繁多,Shay完全没有时间去看他。

待到他把一切都处理完,准备前往Arno所在的咖啡店时,他的部下便来到Shay前说到“先生,门外有人请求见您。”Shay虽然不愿意,但为了骑士团的名声,他还是让来访者进来了。
来的人是Arno,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脸上也浮现笑容。“好久不见了,Shay。”

Shay挥手让其他人出去,只留下他们两人。
“这几天没见到你,怎么回事?”“崴到脚了。”Shay才注意到Arno没有穿那双高跟鞋,而是平底的那种。“我说怎么感觉你矮了不少。”“你想被我杀吗?”Arno弹出袖剑朝Shay问到。“没有没有。”Shay连忙说到,Arno才将袖剑收回去

Arno将左边鞋子脱下,露出打着绷带的左脚。
“痛吗?”
“比起刀剑刺伤的痛,这只是挠痒痒。”
Shay些心疼,他看向Arno,然后开口说到。
“抱歉。”
“怎么了?为什么要说抱歉?”
“没有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
Arno笑出声来。
“又不是你的错,只是我自己不小心罢了。”
说完Arno将鞋子穿回去。
“要回去了?”
“嗯。”Arno轻轻点头,准备起身离开,Shay却喊住了他。
“……下次出任务时,要记得小心。”
“我当然知道。”
说完,Arno推开大门离开。

Luna抹去脸上的血液,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净化者,从他们身上扯下武器,裹上黄布,挂在背包后面。正打开地图准备标记回收区域时,她听到有人轻微走动的声音。
在暗区,她的听觉达到了巅峰,很微弱的声音她也能听到。就在离净化者尸体不远的箱子后面,有一名特工冒了出来,看了Luna一眼,便转身离去。
“是自己人吗……”Luna没多想,标记回收区域,跟着GPS前往目的地。

在路上又遭遇一队净化者,不过幸运的是,他们是背对着她,Luna立刻躲在掩体后面,准备扔出机枪塔时,她看见在她前面有一个背对着她的女性特工在墙后露头,和几分钟前见到的特工很像。
“老大,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Luna听见这句话,感到自己暴露了,但是她还没扔出机枪塔,自己脚下却多了一个黏弹。
Luna抬头,看到那个特工右手拿着黏弹发射器,左手竖起食指,放在呼吸器前,示意让她安静。然后转头再看向净化者队伍。
就是那个特工!
“没有,是你太敏感了吧!”“也许吧……”待到净化者们走了之后,Luna从掩体后出来,拔出手枪,对准那名特工,那名特工也将手指放在引爆按钮,随时准备按下去。“你不怕我炸死你吗?”“那我也要搞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放他们走。”Luna将手指放在扳机上,也随时准备按下去。
“你无需知道。”
那个特工引爆了黏弹,是扰乱视线用的黏弹,待到烟雾散去后,那名特工便消失了。
“莫名其妙……”

前往回收区域,清除敌人,呼叫直升机,遭遇敌人,清除,挂上物品回收,离开暗区,前往最近的安全屋。
她再一次看到那个特工,两人正好对上眼,但是没说什么,随后便错开视线。

@阿瑾Janna
写的不好见谅啊!

Flower

末日,人类AU

马库斯打开车门,下车,从口袋里拿出地图。“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康纳也从车上下来,走到马库斯身边问到。“你想去哪里?”“四处走走吧。”马库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铅笔,在一座城市的名字上画圈。“去旧金山。”
车内大声放着重金属音乐,康纳看向窗外,马库斯专注开车。路上没有一个人,或者车,只有一些侥幸存活的动物在公路边上慢慢的走着,在天空中也只有乌鸦飞过。
康纳感到车速慢了下来,便询问马库斯出了什么事。“前面有家便利店,拿点东西吧,离旧金山还有段路要走。”说着,马库斯拿出霰弹枪下车。
当他们小心翼翼的走进便利店,很安全,马库斯放心的枪放下。
便利店里面一片狼藉,但康纳发现一个购物车,便拉着马库斯一起寻找食物。
就像购物一样。
“这个水果罐头还没过期诶!”康纳像发现宝物一样大喊,“哦?是什么水果?!”马库斯在便利店的另一端喊到。“黄桃!”“那行,放进购物车吧!”
他们找到了很多可以吃,马库斯还找到一张专辑,他说:“说真的,当初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不喜欢重金属乐,结果……”“人不可貌相,不是吗?”
当他们来到收银处时,发现了一具尸体。
看上去是一名男性,身体已经腐烂,有不少苍蝇在尸体旁边飞来飞去。康纳和马库斯双手合十,朝那具尸体默哀了三秒后,便推着购物车回到他们的车上。
“嘿,这个安全套怎么回事?”
“就是那么回事!”
一番吵闹后,他们坐进车里。马库斯将本来塞在电台里的CD拿出来,再放进他刚拿的CD。
此时刚好落日,橘黄色的太阳光照射在他们脸上。马库斯按下播放键,“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Be sure to wear some flowers in your hair……”听见这里马库斯将放在后座的一个花环拿过来戴在康纳头上。“这是……”“你没听见吗?去旧金山的话,要在你头上戴几朵花。”“你也要戴啊。”“不了,你戴着比较好看,坐稳了,要开车了。”
马库斯启动汽车,汽车的引擎响起轰鸣声。
“下一站,旧金山。”

伊甸之门

自行脑补了一下那个抓圣父后的结局的后续
有原创角色注意
CP为圣父/郡警(男)
我写不来圣父那种语气😂
OOC注意

“这次去哪里?”
“蒙大拿洲的希望郡。”
“哈?”Alan有些惊讶的喊到,“那里不是已经被核弹灭的差不多了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那个地方有些东西没被核弹灭干净。”他的上司,一位男性说到。
“哦……是伊甸教吗?”
“没错。”
这个邪教组织不知为何躲过了核弹的洗礼,在他们之前,前去抓捕的第一队也全灭,所以,Alan与他的上司以及另外两位军人奉命前来追捕。
Alan的口袋里装着一个太阳状的小型定位器,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按下这个定位器发出求救,离希望郡十公里远的国民警卫队便会开着坦克进到希望郡。

“各位,目的地到了!”直升机的驾驶员朝他们大声喊到。
“知道了!”
他们在一个建筑物的附近下了直升机,如果那些居民的手上不拿着武器,脸上的表情再柔和一点的话,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小镇。两个军人一前一后,让Alan和上司站在他们中间,手指一直按在扳机上,随时以防不测。
他们到达了那个犯人的所在地,一栋教堂的大门前。
“Alan,你去开门。”
Alan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来到门前,准备推开它。
也许我该逃跑?Alan这么想着,但是他的动作没有随着他的思想而做。
他推开了大门。

里面的歌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向了大门口。他们都在因为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而恼怒,站在讲台上,赤裸着上身的男人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那两个军人举枪,对着那些居民让他们别动。而Alan的上司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逮捕令快步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Alan也追上了他的脚步。
“Joseph·Seed,你被捕了!”
那些坐在长椅上的居民开始躁动,但是Joseph抬手让他们安静下来。
“啊,又来了一位企图把我从上帝身边拉走的人。”
这个叫Joseph的人不像其他犯人一样慌乱,很配合他们的工作,Alan这么想着。此时,他注意到在Joseph的身后有个蒙着面的人靠在墙上。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当Alan想去上前去仔细看看那个人时,却被他的上司喊住了。
“喂,来给他戴手铐!”
“哦哦,来了。”
Joseph很平静,放佛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闹剧,很快就会给他摘下手拷一样。
“走!”

当他们走出教堂大门时,看见居民们堵着他们的道路不让他们走。
“你们休想将Father带走!”
“你们这群异教徒!”
“不!Father,你要去哪里?!别离开我们!”
“好吵……”Alan在心里说到。
将Joseph押上直升机后,Alan的上司有些兴奋的说:“没想到居然那么简单,驾驶员,可以离开了。”
但是直升机没有动。
“怎么回事……”上司扭头看向驾驶室,却看到驾驶员的头上插着一把刀。“该死!”居民们蜂蛹而上,那两个军人开枪打伤了一些居民,但是那些居民没有因此退缩,而是像蝗虫一样扑上去。
“你们无法将我从上帝身边带走。”
整个场面十分混乱,两个军人被拖下直升机后,Alan的脚腕也被抓住。
Alan开枪杀死了那个拖他脚腕的人,那是他第一次杀人,所以感到很害怕,双腿在不停的颤抖。此时,他看见自己的上司勒住Joseph并将枪口抵在他的脑门上。
“你们别过来!敢过来我就一枪崩了他!”
那些居民连忙后退,但是手中的武器并没有放下。
“Alan,去开直升机!”“是……”Alan缓慢的爬到驾驶室,为驾驶员默哀一秒后就将其尸体扔出驾驶室。
“很好,就待在那里,谁也别……”话还没说完,上司的眉间多了一个洞。
有一个人站在教堂屋顶,看到自己打中目标后便放下狙击枪,然后离开屋顶

“不!”
Alan哭着大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不敢启动直升机离开,就像只要启动直升机他就会死一样。
Joseph打开驾驶室的门,温柔的对Alan说到:“我的孩子,别担心,伊甸之门会为每个人敞开。”
此时,Alan想起他的定位器,他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拿出定位器,准备按下求救时,却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
那个戴着面罩的人就在他身后。
那个人将Alan的手指掰开,拿到了定位器,然后将其捏烂后看向Joseph,在等待他的指示。
Joseph点头,似乎默许他接下来所做的事。
带面罩的人拿出撬棍,抡了下去。

“我的孩子,你干的不错。”
Joseph抱住他的满身都是血液的天使,轻吻他的嘴唇。而天使得到亲吻后便闭上眼睛倒在Joseph的身上,让他有些重心不稳。
“好孩子,好好休息吧。”

END
我在写什么……

巧克力

CP为马康
72000亲情向
其实我一开始想写刀来着

最近市面开始售卖一种由蓝血制作而成的巧克力。
价格虽然贵了一点但是很美味。
仿生人们都愿意买这种巧克力,但是由于买的人太多了,所以很快就会卖光。

清晨六点,马库斯立刻赶到那家店门口,但很遗憾的是,已经有很多仿生人在排队了。“只能等了。”
但是到他的时候,那位仿生人售货员对马库斯说:“很抱歉先生,已经全部卖完了。”
马库斯只好离开,他想给康纳一个惊喜。“你好,马库斯。”他听见有人在他身后喊他的名字,转头便看见正在朝他微笑的卡拉。
“你不是去加拿大了吗?”
“爱丽丝想吃那个最近很火巧克力,所以就回国来买,但没买上,所以我决定做出来。”说完,卡拉给马库斯看了看她手中的装的满满当当袋子。
“做?”“对啊,你不会吗?”“没想过这个。”“我这里有教程,可以传给你”卡拉伸出手褪去皮肤层握住马库斯的手,他们眨了几下眼睛,确定数据传输完成后,便与马库斯道别。

回到住处,马库斯便开始忙活起来,按照卡拉给他的教程开始制作巧克力。在经历过几次失败后,马库斯最后还是成功做出了巧克力。
他将巧克力包装好,重新整理一番自己后便拿着巧克力出门了。
如果马库斯的LED灯没有摘除,那么他的LED灯便会呈现红黄蓝三种颜色变化。他还带了一束蓝色的玫瑰,在路上,马库斯一直在脑内预建场景,比如到时候该说什么,怎么做。

当他敲门,期待来开门的人是康纳时,上帝却给他开了玩笑,来开门的是900和60,以及在60后面有些无奈的探头的康纳。
“找我哥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给他巧克力和玫瑰。”
“哦。”
900接过巧克力和玫瑰然后关上了门。
然后马库斯听见里面传来这样的声音:“让马库斯进来。”“诶这不是最近很多人吃的巧克力吗?”“不行,他是异常仿生人。”“……难不成你也要赶我出去?”“你们没人吃的话我就吃了……”“给我们闭嘴60!”
然后里面安静了一分钟,门打开了。
900十分不情愿的看着马库斯,冷冰冰的对他说:“马库斯,请进。”

客厅
“这是马库斯你做的吗?”“是的,由于买不到所以自己做了。”康纳拿起一块巧克力吞下,很美味。“很好吃,谢谢你马库斯。”康纳笑着回答他。
而一旁的60正在脑海里不停地让900冷静。
当康纳全部吃完后,马库斯发现他的嘴角边有巧克力渍,便伸出手指抹去康纳嘴边的巧克力渍。
“下次吃巧克力的时候注意一点。”
“嗯。”
一旁的60和900
“900你先冷静!”“冷静什么?!我要拆了这台仿生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