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坑王一个,
待的圈子较多,
已经在成仙边缘,
自身设定:修女
崩坏三,刺客信条,全境封锁玩家,
彩六因为一些事不玩了,
可以在全境封锁互相加好友呀。
符华厨,奥托亮血条吧!
虽然比较杂食但是有CP洁癖。
太宰治先生的迷妹,是三次元那个。
喜用颜文字⊙ω⊙,
总有一天会咖啡因中毒,
还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就我家女儿的一点故事。

看门狗与牧羊人

之前说的看门狗和全境联动

拖到了现在……

有OOC注意!

Aiden开着摩托来到了一处码头,他上岸后拉上面罩,拿出手机扫描了一番区域,发现这里的网络崩塌,他无可奈何的收起手机。 他要追的目标到达了曼哈顿。 这个城市如同电视上说的一样,死寂,到处是混乱的痕迹,街上的平民们的表情都充满了恐惧,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血液的味道。

“看来这里经常发生枪战。”

Aiden看到不少穿着绿色衣服的人,他们背后的三个字母JTF。“是接管这里的人……吗?”

他只能静下心来,想办法找到那个目标。

“喂,前面那个穿大衣的!”

Aiden听见有人喊他,他转身,看到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黄色和红色背心,拿着笔记本的男人。

“怎么了?”

“你看上去是个新面孔,从哪里来的?”

“……芝加哥。”

“……好的,在这里待了多久?有和人接触过吗?”

“三十分钟,没有。”

男人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什么,然后对Aiden说:“你可以走了。”

Aiden继续走着,地面上刹车的痕迹告知着Aiden这里发生过车祸,位于地铁口已经干涸的血液告诉Aiden这里发生过战斗。

赶紧做完事离开这里。

他听见了求救声。

Aiden顺着求救声前往,他拿出手枪赶往,便发现有几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手持步枪对准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

他记得,那些衣服代表着罪犯。

“不,求求你们……”

“很可惜,你本该早一些向我求饶的。”

Aiden率先开枪爆头那个拿枪对准男人的罪犯,然后快速翻过掩体,在冲锋的同时开枪打死剩下的罪犯。

“你没事吧?”

Aiden上前想扶起那个男人,男人只是颤颤巍巍抓住Aiden的手起身,然后飞快的逃离。

随后他接到了秦的电话。

“怎么?”

“这么说吧,你要找的人死了。”

“……说清楚。”

“我线人告诉我的,枪战,目标被卷了进去。”

“……我知道了。”

Aiden挂断电话,改变方向,朝原本停靠摩托艇的码头走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不少,整条大街的灯都亮了起来。

此时他注意到有一个人站于前面,站在原地不动。而那只是一个空旷的街道,两边停满了车。

当Aiden走过去,与那个人擦肩而过时,他听见那个人颤抖的说出一个名字:“Aaron。”

Aiden注意到他好像失了神一样,便上前摇晃他,“喂,出了什么事?”“啊哦……没事的先生,没事。”说完,那人朝Aiden道谢后,便离开了。此时Aiden才注意到他背包上的通讯器有着一个橘黄色的圈,而他的手表的边框也是橘黄色的。

难不成,那人是特工?Aiden在芝加哥就已经听到不少有关潜伏特工的事,有人说他们是这个最后一道防线,有人说潜伏特工有可能是自己家人朋友。

总之,潜伏特工就是一个类似都市传说一般的存在。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

Aiden暂时放弃了想回去的想法,决定跟着那个特工。

一路下来,Aiden发觉那个特工就像一个牧羊人一样,引领着人们走向正确的道路,而且特工枪法极其准确,只需要几发子弹就能让敌人丧失生命。

这让Aiden改变了想法,与其说是牧羊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死神。

随后他跟着特工来到一个高大建筑前,他看见特工将手表放在铁门上,然后推门进去。Aiden也想跟进去,但是那道门不知为何却打不开。

只能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Aiden再次遇见那个记录者,但这次是尸体。

也被那个特工夺走了生命吗?

Aiden没有多想,只是骑上随着海浪浮动的摩托艇,离开了曼哈顿。

END

写完啦!

(T▽T)

她看到程立雪的那天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躲在角落哭着,寒冷的雨滴落在她身上。

此时有人向她伸出了援手,那个人有着一头红色的长发。

“跟我来,我来教你战斗的方法。”

她像那个人一样朝程立雪伸出手,并对立雪说到:“需要帮助吗?”


HIM&I

仿生人们相传着康纳和马库斯的爱情故事。

他们说,康纳为了马库斯背叛了人类。

他们说,马库斯在解放他们的时候吻了康纳。

他们说,马库斯和康纳天生一对。

故事的最后,是公主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但没人知道他们的未来。

仿生人中出事了,有人专门猎杀仿生人,而且手法干净利落,马库斯他们每天都能接到很多仿生人被杀的案件,但是罪犯很狡猾,连康纳这种型号的仿生人都抓不到。

这样康纳十分苦恼,他每天都处于一种超负荷的状态,脑门上的LED灯变红了也会继续工作。

马库斯劝他去休息,他也只好摆手。

然后,康纳开始做梦。

他梦见自己处在蓝血中,他无法移动,然后那些蓝血化成一只只手臂想把康纳拉下去,无论康纳如何反抗,那些手臂依旧紧抓着他下去,直到蓝血淹没了他。

从那天开始,这个梦就不停的困扰着他。

尽管是系统随机生成的画面,但依旧困扰了康纳很久。

“需要帮忙吗?你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不,不用。”

康纳摆手,拒绝了马库斯的帮助。

马库斯也只好收回手,但还是很担心康纳。

康纳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好像因为那个梦的影响,康纳开始出现故障,走路摔跤,会突然把文件给扔了等等奇怪的情况,随后诺丝给康纳反反复复检查了一遍,都没找到原因。

两个月后,康纳失踪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在离开的前一天并没有什么异样。

马库斯开始派人搜索,但是都没有结果。

他感到烦躁,爱人失踪,罪犯没抓到。这一连串的事件导致他的LED灯变红,人造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

就在这时,他收到了一则信息。

上面有一个地址和一个时间,以及表明让他一个人来。

而那个地址,是宣布解放仿生人的地方。

他企图找到发件人,但是个空邮箱。

马库斯如约而至。

那个宣布为解放仿生人的地方已经被围了起来。

马库斯扫描了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仿生人。

是恶作剧吗?

他转身,准备离去时,听见了脚步声。

是邮件的主人吗?

他伸手摸上藏在腰间的手枪,缓慢转身过来。

他看到了康纳。

身上沾满蓝血的康纳。

马库斯愣在原地,而康纳举起手中的枪,对准马库斯。

他将手指放在扳机上,用力按了下去。

我揉搓着双手,企图从中获得一些温暖,但好不容易摩擦出来的热量很快散去了。

“怎么了?”我的队友递给我一瓶水,然后在我身边坐下。

“呼呼……太冷了。”我一边小口的喝水一边答到。

“今天是31号喽。”队友看向天空,我也跟着看去,一轮蓝色的月亮挂在那里。

“哇……感觉才过去没几天。”“我们来纽约都有两个星期了。”

今天很少见的没有任务,我和队友坐在海边的长椅上。

位于海的左边是病毒区,明明已经没有人进出那里,灯依旧亮着。而右边是一栋公寓,上面还亮着几盏灯。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是啊……但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照样需要执行任务?”

我看到一些平民正在小心翼翼的绕开我们,我无奈的笑了出来。

我们又不是什么怪物,用的着那么害怕吗?

我们起身走了一段路,然后我看见前方似乎有台钢琴,好像是杰西卡医生的妻子弹的那一台。

“你会弹琴吗?”

“会一点。”

“前面有台钢琴,露两手?”

“行。”

队友刚坐下来,刚准备按下琴键,就听见不远处有枪声。

“……先清理完再弹吧。”

这群赖克斯帮,连今年的最后一天都不安分的吗?

也许是因为带着怒气,我们很快结束了战斗。

回到钢琴旁,队友再次坐下,按下了琴键。

很好听。

虽然有些瑕疵,但是很好听。

当队友弹完时,我们的手表同时作响,我看向手表,时针和分针都同时指向了十二。

没有烟花,没有人群的欢呼。

只有雪花,白色的月光和风声。

“新年快乐,我的朋友。”

“新年快乐。”

SCP-U-1789

警告:观看此文档需要五级权限

|

|

|

|

|

|

身份确认,欢迎您,■■■■博士

|

|

|

|

|

|

项目编号:SCP-U-178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将SCP-U-1789(以下简称1789)放置在Shay·■■■■■■博士的房间内,门外由两名守卫负责看守,若是注意到有人进入房间内佩戴1789,立即斩断手臂并处决

项目描述:SCP-U-1789是一对由棕色皮革制成,长约15厘米的袖套,在1789的另一边还有一把长约六厘米的剑刃,而那把剑刃上刻着八个字母“To my love.”

戴上1789的人会产生极度的悲伤,并且不停地哭泣,在戴上的二十秒后,尽管使用者没有接触过类似1789的物品,都会熟练的将剑刃弹出插进自己的脖子自杀。

在这二十秒内是无法将1789摘下来,唯一的方法只有斩断手臂。

该项目被一位农民发现于■■■■,该农民并不知道1789的危险性,便转手卖出,一位名叫■■■■■的男性买下了它并当场戴上,随后自杀身亡。

值得注意的是,■■■■这块区域曾经发生过战斗,详情请看SCP-U-1789-1。

录音日志:SCP-U-1789-1

点击播放

|

|

|

|

|

|

|

系统错误……

正在重新启动……

|

|

|

|

|

嘿,你好,我是Shay·Cormac博士。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危险的物品会被打上Safe?这篇文档其实是我写的,我有权禁止其他人修改它,包括我的同事也无法修改。

为什么那么危险还要放在我这里而不放到基金会收容间里?你一定在好奇这个。

我不允许其他人对他进行实验。

什么都不允许。

我只求那个袖套能和他戴着的时候一样。

他?哦看来得给你介绍一下我的爱人了,Arno·Dorian,鸢尾花特遣队的队长,唯一一个死在那场战斗中的人。

当我找到他的尸体时,他的左手不见了,只剩一个空荡荡的袖子,他金色的眼睛永远的闭上了。

我从他的右手上摘下了那个我送他的袖剑,并戴到我的手上。

但没想到的是,我本以为另一把袖剑埋在了那块土地里,直到有人把它挖了出来。

我接手了这个项目,我不停地观察那把袖剑,直到有一天,我戴上了它。

我感受到了一大股悲伤,就像落入海中喘不过气来,但是我并不害怕,因为我感觉到Arno就好像在我身边。

在一场实验中,我才发现这把袖剑的真正面目,好像除了我以外,这把袖剑都会杀掉佩戴它的人。

Arno住在袖剑里面。

你也许会惊讶,也许不会。

万物皆有灵,更何况是人。

哦对了,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是拿了伪造权限来查看这篇文档,那么恭喜你,你马上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不是,那么请来我办公室一趟。

|

|

|

|

|

|

|

|

录音日志:SCP-U-1789-1

点击播放

……他是个疯子!他要消除我的记忆!……他已经成为了基金会的■■!……杀掉■■■■!毁掉1789!……他是为了■■!……

|

|

|

|

|

|

|

警告,系统检测到伪造权限,开始清除模式。

|

|

|

|

|

|

圣诞快乐?圣诞快乐。

第一人称注意。

有原创特工注意。

我听着子弹打在掩体上的声音感到烦躁,就在这时,我听见了爆炸声,“障碍炸开了!快撤!”我大喊了一声,然后我和在我旁边的班杰明互相点头,我立刻举起盾牌冲出重围,而班杰明一边招呼剩下两个队友过来一边掩护他们。

“额啊啊啊!”最后随着最后一个赖克斯帮成员倒下了,我们也不顾及ISAC的提醒,直接坐在地上喘气。

“太累了,艹……”

“还起的来吗?”

班杰明来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起身。

“妈的……一定要好好休息。”

“当然,我会和刘菲说的。”

我看着马克虚弱的举起手欢呼了一下,然后又垂了下去。

“抱歉特工,现在没有休息时间。”

“我……”

我连忙捂住乔许的嘴。

“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但是这件事关系到全人类的生存。”

说着,在刘菲旁边的杰西卡将文件递给队长。“你们要做的,是把这个区域的病毒数据发送给我,就差一点了。”

在去的路上,马克像小孩子一样向班杰明提出无理的要求

“队长我要喝酒。”

“不行。”

班杰明看着马克,斩钉截铁的回绝。

但看到马克有些失望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说到。

“……算了,到时候去商店里有没有。”

“好诶!”

到达了杰西卡所说的商场,没有关门,我们戴着面具走了进去,里面很黑。“看上去没通电源,我们分头去找找总电源在哪里。”

“好。”

当我在商场内部寻找了几分钟后,整个商场突然亮了起来,在我眼前的是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上面的彩灯和树顶的五角星闪耀着光芒。

“各位。”

“怎么了,陈?”

“来我这里,有好东西。”

“天啊,真是……”

“好美……”

马克和乔许找不到夸赞的词语了。

我看向班杰明,显然他也被镇住了。

“班杰明。”

“怎么了?”

我朝他歪头,有些迟疑的问:

“任务可以推迟做吗?”

“……可以,她们没说明时间。”

“好!”

随后马克和乔许奔向二楼,过了几分钟后,马克不知从哪里拿来了四杯香槟杯,而乔许则是从电梯扶手上滑下来,手里还拿着一瓶还未开封的香槟。

“感染区的酒你也敢喝?”

“做个仪式都不行吗?”

在等待乔许开香槟的时候(“打不开就用枪!”“哇你是不是小看我?!”),我突然有个疑问。

“所以电源是你打开的?”

“嗯。”

班杰明点头,“怎么了?”

“不,只是太突然了。”

说个实在话,其实电源通的那一瞬间,我其实被吓了一跳。

“啵!”

“开了!”

“你们一共开了三分钟……”

马克有些生气,“是乔许硬要手动开的,明明用枪就可以解决的事!”

“你!”

“算了算了别吵了。”

我们将装满香槟的香槟杯聚在一起,然后举高。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车注意

叛变特工×特工注意

和Lof斗智斗勇。
等等我把链接放评论……

姬子睁开眼睛,看见的依旧是熟悉的天花板。

她起身环顾四周,这里是她的房间。

“我不是……死了吗?”

“姬子!”

门外传来德丽莎的声音。

“怎么了?学园长?”

“今天是你值班啦!你是睡傻了吗?”

德丽莎气呼呼的叉腰教训姬子,姬子看着眼前的小矮子,笑着蹲下来。

“干嘛啦……哎呀!”

姬子弹了一下德丽莎的脑门。

德丽莎由于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你你你你你!这个月工资不想要啦!”

“罢了,反正你会拖欠,我先去值班了。”

“诶……连工资都不想要了……姬子今天是出了问题吗?”

“早上好,舰长。”

“嗯,早啊。”

说着,舰长自顾自的查看起任务来,将姬子晾在一边。

“对了舰长,我可以去看看琪亚娜她们吗?”

“没问题,记得回来就是了。”

食堂。

“布洛妮娅!那是芽衣给我的!”

“重装小兔19C,Fire!”

“你们……”

还是一如既往的吵闹呢。

姬子靠在食堂门口想着。

但是她的眼前闪过了一些画面。

白色长发,黄色眼睛。

姬子摇了摇脑袋,她想忘掉那个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梦。

“诶!姬子阿姨!今天不是你值班吗?”

琪亚娜很快停止了与布洛妮娅的争吵,来到姬子面前,好奇的问她。

“是姬子不是姬子阿姨……算了。”

说着,姬子抱住琪亚娜。

“诶!姬子你你你怎么了?”

姬子没有回答,依旧紧抱着她。

“真好啊……”

再次睁开双眼,眼前尽是紫色。

姬子挥刀斩开结晶,看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琪亚娜,不,应该是西琳。

她的发带不知飞去了哪里,红色的长发散落下来,她握紧手中的刀,直到它被火焰包围。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