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 满天星

涉及很多cp,喜欢听冷门男声,二次元,游戏,电影痴。腐女一枚。感觉未来迷茫,可能成为预言者(?)换头像狂魔
脑部略微缺氧
画渣
现任老公是荒
拖稿势力毫无畏惧

有哪位好心人帮我去向画师@劫安-日常舔太太要一下授权(我是一个没有微博的妹子)
QQ号3096732899麻烦把授权图截下来发给我谢谢!


其实说真的,我挺怕到时候yys会发展成要靠不停的送东西来留下玩家,我一个在yys里结识的大佬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好久没上线,就在他上线的那一瞬,我就跑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回答却是一句“你说的那个人把号卖给我了,他不玩了。”
我弟弟也不玩了,当初还是他带我入坑,我基本上可以想象到他的号里,姑获鸟和花鸟卷在安慰辉夜姬,其他式神则是在坚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前天开守望局,在等比赛时那个和我配合很好的好友给我发来一段文字:“若是有缘,我们再相见吧。”

我寮现状

以我寮目前情况为素材

“我的妈!黑童子啊!”我抱着雪女又哭又笑,雪女只是笑着拍拍我的背,然后我便拿出四个号位的破势放在他手上,说:“黑童子,这是给你的礼物哦。”黑童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几个月后。
黑童子过来扯了下我的衣服,“怎么了黑童子?”我蹲下来问他,只见他张开嘴,说:“白童子……在哪儿……”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为了能让黑童子开心起来,当晚四连抽,最终……
“黑童子……那个……有人来陪你了。”只见黑童子兴冲冲的跑过来,看他那一脸期待样,我有点后悔了……“那个,黑童子啊,来陪你的人……是鬼使白。”鬼使白在我身后笑眯眯的朝黑童子打招呼,黑童子看上去失落极了。但他还是拽着鬼使白的衣服,跟着他。
看着黑童子和鬼使白离去的背影,我只想说:“我TM为什么死活都抽不到白童子啊……”

“阿妈,又抽出什么式神了?”“是白狼哦。”我将小白狼交给源博雅照顾,源博雅刚接手时有点慌乱,但后面也逐渐适应了。看着小白狼和源博雅认真射箭的样子,我不禁感慨道:“你们别把小白(那只狐狸)当靶子啊我去!”

看着在院子奔跑的小酒吞和粘着判官的小阎魔(两个都是碎片),我在想:“我一定要争取筹齐碎片!”“阿妈,该抽卡了!”雪女拿着三个蓝符叫我,我点点头,走进召唤屋。
“阿妈!你别昏过去啊!阿妈!”“把桃花和萤草叫过来!”我听见大家都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姑获鸟直接上前掐我人中,见我清醒过来,便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低血糖?”“不是……”我将抱在怀里的式神呈现出来,全场震惊。
茨木童子正在跟着凤凰火学习战斗技巧,我则坐在樱花树下看着他们,妖狐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阿妈,什么时候抽到大天狗啊……”“一切随缘……”
当晚,我又进入召唤屋,我看着手上这张用100勾玉换来的符咒,一边画符一边默念。然后,在一片金色的闪光消失后,有一个小小的短发女孩坐在召唤阵中央,我上前去,将女孩抱起,问她:“你是以津真天吗?”女孩点点头,我便抱着以津真天,去到大家吃饭的地方。
“阿妈你来啦,这里还有……”妖狐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我手中的以津真天,其他人也看到了。只有茨木依旧吃着饭,“阿妈你今天太欧了吧……”“我不知道……”
以津真天看上去有些怕生,但意外的和傀儡师坐在一起,傀儡师看了一下她,便把自己眼前那份还没怎么动过的菜让给了她,以津真天低声说了句谢谢,便优雅的吃了起来。
“阿妈,鬼使黑\阎魔大人\白童子怎么还没来……”“……吃饭!”

END

各位同人圈的大大注意一下啊!!

水之航线

威尼斯
“前面的!站住啊!”Ezio问声回头,看见有一个神色慌张的人向他跑来,他的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手提包,在那个人身后,有着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少年。Ezio拦截住了那个拿着手提包的人,一拳把他放到,从他手上拿过手提包,又将抓起那个人的后领,甩到一旁的垃圾桶上。
“谢谢你~”Ezio回头,看着那名少年略显疲惫的向他道谢,“不用。”Ezio微笑着将手提包还给那名少年,同时也好奇的看着少年,莫名感觉在哪里见过……
“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带你坐贡多拉ˇ游览一下威尼斯吧!”少年笑眯眯的向Ezio发出邀请,“额,可以吗?不会占用你的时间?”“嘻嘻,时间什么的,我有很多哦!出发!”
Ezio看着少年在前方欢脱的背影,不禁笑出声来,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少年。他和少年来到河边,少年和其中一个船夫说了一些话,那名船夫点头,便把划船用的桨给了少年,“额,你这是?”“我不是说我带你做贡多拉游览威尼斯吗?就由我来!”少年自信的拍拍胸脯说道。
Ezio坐上了船,少年立马兴冲冲的划船出去,有几次Ezio想吐,这位少年划船的速度太快了吧!Ezio立刻坐好,调整呼吸,回头看着目视前方,嘴里哼着歌的少年,Ezio的一些记忆复苏……
好像当初来和Leonardo来威尼斯时,好像撞倒过一个小孩子,小孩子哭了起来,Ezio有些慌张,Leonardo立刻从隔壁餐馆里拿出意大利面给小孩子,小孩子不哭了,专心吃起意大利面,吃完后满嘴肉酱,Ezio有些无奈的拿出手帕擦小孩子的嘴,还送他回去了,之后……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的叫声使Ezio回过神来,连忙问“怎么了?!”少年有些伤心的说:“我,我迷路了……”Ezio看着周围,除了他们这条贡多拉以外就没有其他的贡多拉,他们似乎进入了一条没什么人划过的路。
Ezio无奈的摇摇头,说“往前划吧。应该可以看到港口。”“嗯……”少年有些泄气的划着船,“抱歉……本来想带你好好游览威尼斯的……”“啊啊,无妨。我以前来过。”这句话让少年起了好奇心,“诶,真的吗?”“是啊……好久了……以前来的时候还和朋友一起来。”“是吗……你以前和朋友来过这里啊……”
“那现在他去了哪里呢?”“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诶诶,抱歉抱歉!”“没事。”Ezio笑着摆摆手。
很快他们找到出口,Ezio登上岸,少年将东西收拾好后,说:“好!Feliciano带你游览威尼斯的任务完成!”“嗯!”少年掏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递给Eizo,“这是……”“我会记录每一个和我说过话的人的名字,请写上!”
Ezio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递还给少年,少年开心朝他用意大利语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此时,Ezio想起送回那个孩子回家之后的事,当他将名字告诉那孩子时,那孩子也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
好像……也叫Feliciano。
应该是重名了吧……应该是吧……

另一边
“德/国!闹鬼了啊啊啊啊啊!!”“怎么了?”“你看你看!这个人的名字和我小时候遇见的人的名字一样呢!”“八成是重名了吧。”“诶……是吗……”

TBC
下一章,你猜●v●

好的画手你已经成功让我吃下这对了
b站
av8476403

关于写aph和ac的
先透露题目
英:
法:秋道枫叶
意:水之航线
美:自由代价

目前脑内风暴,意和法和美有了个大概,英那边……
想写弗莱双子和亚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压根就想不到写什么!!!帮忙出个主意吧qwq不是双子也没问题qwq

至于为什么会写这个系列,是因为看了 @黑鸦帮小童工 的画,所以就想写这个系列(*/ω\*)
先不说了补作业去了(◍ ´꒳` ◍)

一抽就抽出这只鸟……我是被眷顾了吗´_>`

宫里桃花

设定:刺客众人在现代重生,还保留前世记忆(由于俄罗斯和印度还没入手所以……)
没去过故宫只好瞎掰

邵云拿着故宫门票,看着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不禁感叹一声,回自己家还要钱进去啊。
她进入故宫,看着人头攒动的大厅,不禁轻笑了一下,要是在小时候,哪有那么多人在这里啊。她一边心里吐槽一边走着。看着一处被禁止进入地方,她的嘴角上扬。绕开了警卫,潜行进去。
“这里还保留了原样啊……”邵云一边走一边想着,如果她没记错,左转是个花园。她放慢脚步,走了进去。
花园不大,有一棵桃花树和亭子。现在是春天,桃花开的正艳,她走进亭子,找了块地方坐下,这里一切都没消失,但她感觉好像少了什么,好像是,一个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邵云一惊,立刻起身,抽出放在挎包里的短棍,转身。看到的是一名男子,穿着中山装,扎着一个小辫子。正在笑眯眯的看着她,邵云感觉他很眼熟,但偏偏想不起是谁,“好啦好啦少女,我不会伤害你的。”男子笑着摆摆手说。邵云才把短棍放回挎包里,“桃花很漂亮,不是吗?”男子背着手,笑着走进亭子。“嗯,是啊。”邵云抬手,正好有片花瓣落入她手中。男子见到她这样,便问:“你是想起什么了吗?”“……差不多吧。”邵云看着手中的花瓣说。
“有一次小时候晚上睡不着,偷偷跑出去玩,然后迷路了,便在这棵盛开的桃花树下哭。然后,有个声音从我头上传来,我抬头,看见一个少年,他正坐在树上,问我为什么哭,我告诉他原因,他便对我说‘你别哭好吗?我折一枝桃花给你。’然后,他就真的折了一枝桃花给我,然后牵我的手送我回家。”男子听着这个故事,貌似想起了什么。“那么,后来呢?”“后来啊……就找不到他的踪影了。”邵云苦笑着说。
男子看着亭子旁的桃花树,便抓起邵云的手,来到桃花树下。“你干什么?!”邵云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你等着。”男子留给她这三个字,便马上爬上树,站在一个相对比较平坦的地方。四处看了一下,发现一枝开的正好的桃花,便将它折下,然后一手扶着树上的树枝,一手将折下的树枝递给邵云,邵云看着男子的动作,和小时候遇到的少年的动作重叠了起来。邵云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眼前的男子,居然和那时遇到的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邵云接过树枝,立刻跑走了。只留下男子一人在原地。男子无奈的挠挠头,说“怎么了嘛……”
“小云,你手上的桃花哪里来的啊?”“……送的。”
“哟,中`国,你今天怎么了?有烦恼?”“没什么,遇见一个熟人罢了。”

TBC
下一章,意呆和E叔

预告
想写aph和ac了
其他国家还行,就是英国……怎么写´_>`
明天先写第一章,王耀和邵云

招魂人

我是一名招魂人,在字面上来说,就是个招魂的,引领他们去到地狱,让他们喝下孟婆汤,忘记过去,重新来到人间。
啊咧,前面有个魂魄呢,我提着灯走过去。
他穿着白色的长袍,脸被兜帽遮住了,发觉我过来的时候,他退后了几步,警惕的看着我。“你是谁?”他问我,“我是招魂人,来引领魂魄去往地狱的。”“招魂人?”他歪头,我看见他的眼睛,特别漂亮。“嗯,该上路了。”
我和他并排走着,我这才发现他的左手少了根手指,“诶,你的手指怎么回事啊?”他抬手看了下,说:“没什么,为了需要而砍断的。”为了需要?我疑惑了,但也不想多问什么。
“我生前做过一件蠢事。”他说,“为了得到荣耀,我害死了朋友的弟弟,还让他失去了一条手臂。”“这样吗……”他点头,“那,你朋友原谅你呢吗?”“……原谅了。”
来到了地狱,我抬起手臂,指着桥说:“你去那里,有个老婆婆会给你一碗汤,喝下去,过了桥就好了。”他点头,对我说了句谢谢,便向前走去。
不知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感觉他肩负了很多东西。我对他大声喊到:“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停下来,微微转头说:“阿泰尔·伊本·拉哈德。”
我看着他喝下汤,过桥,慢慢走入黑雾中。我挪动双脚,离开这里,继续去招魂。
不知为何,阿泰尔的背影和他的声音,久久不能在我脑海中散去。







END
这个梗想了很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梗。总之,写完后,心里有点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