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坑王一个,
待的圈子较多,
已经在成仙边缘,
自身设定:修女
崩坏三,刺客信条,全境封锁玩家,
彩六因为一些事不玩了,
可以在全境封锁互相加好友呀。
符华厨,奥托亮血条吧!
虽然比较杂食但是有CP洁癖。
太宰治先生的迷妹,是三次元那个。
喜用颜文字⊙ω⊙,
总有一天会咖啡因中毒,
还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the parting glass

“父亲,这个船好漂亮啊。”年幼的Haythem踮起脚尖,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寒鸦号模型。“她真正的样子是最美的。”“那父亲,这艘船真正的样子呢?”“她,去陪另外一群人冒险了。”Edward一边抚摸着寒鸦号模型,一边回答Haythem的任何问题。
晚上
Edward来到书房,与此同时,他也将寒鸦号的模型和那张航海图拿了出来,放在书桌上。他摩挲着航海图,回忆起在海上的一切。
“Edward。”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Edward错愕了,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此时,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并握住他的手。Edward顺着手的主人看去。是Mary,还有在她身后的黑胡子,阿德瓦勒,安妮等人。
“Mary,Teach,Anne,Adewale,大家……”“好久不见了,Edward。”Mary笑着对他说,Edward伸手过去。想抚摸Mary的脸,但是,当他触碰到Mary的脸时,Mary和她身后的人一起消散。唯独留下Edward一人在书房,刚刚那一切,似乎并没有存在过。
Edward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他收回了手。手上还残留着刚刚触碰到Mary的温度,不知为何,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止也止不住。
END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