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坑王一个,
待的圈子较多,
已经在成仙边缘,
自身设定:修女
崩坏三,刺客信条,全境封锁玩家,
彩六因为一些事不玩了,
可以在全境封锁互相加好友呀。
符华厨,奥托亮血条吧!
虽然比较杂食但是有CP洁癖。
太宰治先生的迷妹,是三次元那个。
喜用颜文字⊙ω⊙,
总有一天会咖啡因中毒,
还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囚禁

全境封锁AU
特工康纳和末世军首领马库斯
写的贼OOC注意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但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幅模样。”
康纳气喘吁吁的坐在角落,他的嘴角流血,脸上有淤青,双手被绑在身后,枪支和背包都被收走。
“很抱歉,如果你只是普通人我会放你走,但是,你是特工。”
“我那天就不该救你……咳咳”
末世军首领,马库斯,在康纳面前蹲下来,伸手抚摸他的脸。

那是几个星期前发生的事情。
身为特工的康纳刚从病毒污染区出来没多久就遭到了枪击。“别让那群特工救走他!”看来是有人质在手,康纳立刻放出一个追踪地雷,在地雷爆炸的那一瞬他拿出枪支击杀敌人。待到烟雾散去,康纳来到那群敌人的位置,看那群人装束,是暴徒。而在他们身后有着一个锁着集装箱,康纳敲了一下入口门,“里面有人吗?”“有。”男性的声音,“你先退后,我给你开门。”康纳做事的方法很简单粗暴,他直接拿出手枪,将那把锁给崩掉。
集装箱的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男人,黑色皮肤,板寸的发型,看上去很普通,但他的眼睛一蓝一绿很吸引人的注意。
“谢谢。”“无妨。”此时,康纳发现男人正在上下打量自己。“你这身装扮真奇怪。”“哦,我是特工,来帮你们救回纽约的。”“啊……这样吗?不介意我们两个在路上聊聊吧。”“可以的。”男人伸手,“我叫马库斯。”康纳握住,“我叫康纳。”
他们聊了很多,“不知你有没有见过末世军?”“见过。”“听队长说,他们想从我们手上抢走纽约。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的,你放心吧!”康纳自信满满的对马库斯说,马库斯“嗯。”了一声,随后便岔开话题。

“咳咳……”康纳咳出血来,他想藏起他的手表,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紧紧抓住一些东西,马库斯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他将康纳翻了过来,将他的手表取下,“你们国土战略局漂亮的东西可真多。”马库斯戴上手表,光环发出的橘黄色的光芒映入马库斯的眼睛。“把手表还给我!”康纳发出了怒吼,他第一次那么生气。要是被马库斯知道手表被拍会怎么样,那么他将失去生还机会。
“放心,我不会拍的。”马库斯晃晃那只戴手表的手。

“你们的手表有什么用处?”“哦,GPS,通讯器,收回资料,其实还有很多用处,但是我不方便说出来。”“这样吗?”
这次马库斯和康纳一边走路一边聊天,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此时,ISAC响起:“这附近有ECHO回放。”“等我一会儿。”康纳离开马库斯,走到前面一片空地,按了一下手表,他似乎在看一个片段,马库斯看着康纳的侧脸,睫毛很长。
“康纳?”
“怎么了?”
马库斯吻了上去。

“如果你没来,也许我们可以离开这座城市,去举行婚礼。”
“但是,我还是来了。”
马库斯将康纳拉起来,康纳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夹杂着一丝悲伤。
他吻了上去,就像在那天在空地上吻他那样。
他感受到康纳嘴里的血液的味道,很腥甜。

“我可能迟点回来,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这样,我爱你。”

“马库斯!有特工攻进来了!”
“封锁一切!防护好这里!”
马库斯早就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他嘱咐好手下严守阵地,让诺丝调出录像,查看特工是谁。
但是他没料到来的人是康纳,录像上,康纳直接往前冲,而且他还是孤身一人到来,当他受伤时,只能忍着痛给自己包扎。“马库斯!他快进入这里了!怎么办?!”
“你们先离开,这里我来解决。”“可……”“走!”很快,除了马库斯,其他人员都撤离了。马库斯站在自动门前,拉上面罩,手里拿着烟雾弹,等待着康纳的到来。
自动门打开,进来的是脸上有淤青和伤口的康纳以及举在他眼前的枪。马库斯立刻将烟雾弹扔下,整个控制室都是烟雾弥漫。“咳咳!”这是麻醉烟雾,康纳拿出呼吸器,虽然情况好了些,但是之前就已经吸入了一些烟雾,所以有些体力不支。
马库斯在对面架好狙击枪,子弹换成了麻醉药剂,他不想杀死康纳。
他不知道,康纳已经一步步的走到他身边,因为麻醉药剂的原因,他没办法提起枪,他只有用小刀斩杀他。
康纳像狼一样扑倒马库斯,马库斯连忙推开他,但是在慌乱之中康纳扯掉了马库斯脸上的面罩,康纳愣住了。“……马库斯?”“对,是我。”康纳不相信,他的小刀掉落在地板上,康纳感觉有什么东西扎破了一样,马库斯在他楞神的时候直接将麻醉药剂扎进他的脖子。康纳立刻倒在马库斯怀里,“为什么……”他在失去意识之前问了这一句。“我很抱歉。”

“我不会杀了你。”马库斯将手表取下,重新为康纳戴上。
“我想你活着。”
“但是有个条件。”
“不许从我身边离开。”

END
请问今天肝到机密套装了吗?!
没有!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