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女,坑王一个,
待的圈子较多,
已经在成仙边缘,
阴阳师,刺客信条,全境封锁玩家,
彩六因为一些事不玩了,
请别在阴阳师和全境封锁加我,我很害怕。
虽然比较杂食但是有CP洁癖。
太宰治先生的迷妹,是三次元那个。
喜用颜文字⊙ω⊙,
总有一天会咖啡因中毒,
还能活着真的太好了。

据说伊甸森林有个巫师养了孩子

最近看到在推特上比较流行的魔女茶会,我就想到这个梗
不老巫师Altair和普通人Ezio

伊甸森林内
“巫师大人,请您一定要帮我。”一名较为年长的男人跪在一颗巨大的古树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一句话。就在此时,树上传来响声,男人满怀希望的抬头,却看见一只鸢飞下来,停在他面前。男人的脸上出现了失望,正准备起身离开。那只鸢开口,没有鸟叫声,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吧,怎么了?”
男人这才将笑容浮现,“是这样的……我的女儿今晚想让你前往她的生日,不然她会不开心的。我会给您相当多的报酬的,请您一定要过去!”鸢没有回答他,此时,树上又传来声音。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落地,抬头,对上了眼前男子的视线。“巫师大人?”“我还要提一个要求。”“您……您说。”男人被被白袍人突如其来的气场给吓到。“给我一条隐匿的路线。”“是……是。”
Altair·Ibn-La'Ahad,是一位不老巫师。他住在伊甸森林里,如果要他出面必须支付一定的报酬,但报酬也会因人而异。他有一只宠物,是鸢,也就是老鹰。这只鸢是Altair的代言人。
“我们到了,巫师大人。”Altair摘下兜帽,在他肩上的鸢则警惕得看着四周。虽说这条路没什么人走,但还要小心行事推开眼前的木门。见到了男人口中所说的女儿。女孩见到Altair十分开心,先是冲上前来抱了一下Altair,然后再抱向她的父亲。
生日会也因为Altair的到来而热闹了起来,女孩和她的朋友都想看Altair变出鸽子,蝴蝶等东西。也有人想碰一下Altair肩上的鸢。但是鸢不喜欢被除了Altair以外的人触碰,所以就立刻飞到Altair的头上,惹得女孩和她的朋友都哈哈大笑。
很快,生日会结束了。女孩睡下,她的朋友被送走后。男人便给了Altair食物和钱财,Altair点点头。打了一个响指,那些食物便聚成一团,漂浮在空中。男人将Altair送到门外,正准备关门时。Altair回头朝男人说:“别把今天的我在这里的事说出去,若是说出去,你知道后果的。”“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您慢走。”Altair离开后,男人松了一口气。
在回去的路上,Altair默念了一句咒语,几只美丽的蝴蝶出现在他身边。“把那些在生日会上的所有人的记忆里有关于我的全部模糊。”蝴蝶便飞走了。
他虽然是巫师,可以变出很多东西,也可以召唤出很多怪物。但是,他怕自己的行踪暴露,在回去的路上被人袭击。他已经有很多同伴被烧死了,他想活下去。
当回到那颗树附近时,他看到有人在树下,他立刻默念一句咒语,将自己和漂浮在他身后的食物隐身起来。在他肩上的鸢也安静的飞到空中,Altair放慢脚步靠近,来到那个人的身后,但是这背影看上去像一个小孩。Altair将其翻了过来,是一个七岁大的小孩。正在熟睡,Altair立刻看向周围,但是没人。他拍了拍这个小孩的脸,小孩仍在睡觉。把这么个小孩子放在地上很危险,Altair只好抱起小孩,回到树上。
第二天
“唔……这里是哪里?”小孩醒来了,他正躺在一堆枕头里,他站起来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这里是我家,你是哪家跑出来的孩子吗?”Altair站在那个孩子的正上方,见到那那个孩子醒来,便下来问他。很显然,他被吓到了。“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在树下休息一下!没想到居然睡过去了!”见到这孩子慌张的样子,Altair无奈的叹了口气。“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我叫Ezio·Auditore。是个孤儿……”听到男孩说出来的名字时,Altair才想起,上个月他去城里溜达时,城里大肆宣扬了一场灭门案,但是这家人的第二个孩子失踪了。那家的姓氏……好像是Auditore。
“谢谢你给我住所!我要走了!”Ezio走到他趟的地方的边缘,往下看了眼,立刻缩了回来。Altair不禁笑出声,然后,他开口。
“Ezio。”
“怎么了?先生。”
“我收养你好了,别流浪了。”

TBC
这应该是我写的最顺利的一篇文了吧(:з」∠)_写的完全停不下来!

评论(2)

热度(28)